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消息称 AMD 昔日“女儿”将嫁入英特尔,芯片对手变亲家

2021-07-17

本周五,《华尔街日报》引援知情人士的报道称,英特尔公司正将以 30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半导体制造商 GlobalFoundries(简称 GF)。这笔交易一旦确认,将是半导体领域中仅次于英伟达收购 Arm 的第二大并购案,也将是英特尔发展史上的第一大并购案。

GF 发言人表示,公司目前还没有与英特尔进行谈判。

不过,多位业内人士认为,无论是从英特尔的战略升级还是从 GF 近几年的经营状况来看,这笔交易顺利进行的可能性都是极大的。

边找买家,边计划 IPO,GF 急寻出路

GF 寻求买家的传言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早在 2019 年,也就是 GF 在中国成都建厂被传出停摆消息的同年,在 GF 宣布以 2.36 亿美元将其位于新加坡 200mm 晶圆厂出售给先锋国际半导体不久之后,就有消息传出 GF 面临被出售的风险,韩国的三星电子和 SK 海力士都是潜在的买家。

当时有分析称,AMD、三星和 IBM 都同属于半导体制造联盟成员,从 AMD 剥离出来的 GF 与三星交好,三星面临台积电的“压制”,需要寻求新突破,因此收购 GF 的可能性较大。如果三星接手 GF,其全球市场份额将增长到 23% 。

尽管这一传言最终并未坐实,但也暴露出 GF 正面临一些经营上的困境并试图寻找出路。

GF 最早是 AMD 自有的晶圆厂,但后来 AMD 一方面在同英特尔在 PC 市场过招频频失利,另一方面维持 IDM 模式所需要的投入越来越大,为了减轻财务压力以及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研发 PC 处理器上,2009 年 AMD 拆分其晶圆厂业务,并同中东土豪阿布扎比主权财富基金成立了一家晶圆厂公司,命名为 Foundry Company。

彼时的 Foundry Company,由 AMD 持股 44.4% ,阿布扎比持股 55.6%。

在之后的发展中,Foundry Company 逐渐呈现独立的趋势,改名为 GlobalFoundries,新建晶圆厂,收购同为半导体制造联盟成员的新加坡特许半导体,以加强自己在晶圆代工领域的地位,并立下“三年内取得全球 30% 的晶圆代工市场”的目标。

同时,AMD 也不断抛售自己在 GF 的股票,直到 2012 年将剩余的 14% 的股权出售给阿布扎比,GF 完全独立。

不过,由阿布扎比掌舵的 GF 十年间(从 2009 年算起)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且更换了四任 CEO。另外,由于在先进制程上进展不顺利,原先投靠 GF 的客户纷纷转投其他晶圆代工厂的怀抱。

先是倒贴 15 亿美元将其老旧芯片生产线卖给 GF 的 IBM,与 GF 上演了一场朋友反目的剧情。

2014 年,IBM 以市场换技术,承诺其 IBM Power 处理器由 GF 独家供应,并在未来三年内向 GF 支付 15 亿美元投资 14nm 和 10nm 工艺。

不曾想,GF 考虑到芯片制造的竞争形势,在同 IBM 协商之后决定直接从 10nm 跳到 7nm,但最终不仅 14nm 延期,还于 2018 年 8 月宣布将无限期停止对 7nm 的投资与研发,而 IBM Power 处理器进度受阻,与 GF 分道扬镳,将处理器的生产交付给了盟友三星。

就在今年五月底有消息传出 GF 正在与摩根士丹利合作准备 IPO 时,IBM 以“格芯未能成功研发出 7nm 工艺制程”为由正式向纽约最高法院起诉其违反合同。

有趣的是,在此之前,IBM 从未指控过 GF 有任何违约行为。

GF 另一个重要的客户,老东家 AMD,也在 GF 宣布停止研发 7nm 之后,不得不全面转向台积电等其他代工厂。

客户流失,先进制程研发停止,尽管在 GF 在晶圆代工市场排名第四,但实际市占率只有 7% ,在讨论得火热的晶圆代工竞赛中,也少见 GF 的身影。

英特尔升级 IDM2.0,收购 GF 将加速代工业务

这边的 GF 着急寻出路,那边英特尔接手的机率何许?

今年 3 月,英特尔新任 CEO 帕特・基辛格(Pat Gelsinger)首次对外发表演讲 ,展望对英特尔未来的愿景。

在这次演讲中,基辛格宣布了英特尔将升级为 IDM2.0 的重要决定,IDM 2.0 主要包括三个方面,一是投资 200 亿美元在美国的亚利桑那州新建两个晶圆厂,预计 2024 年投入生产;二是发展外部代工厂合作伙伴,根据产品功能混合使用内部和外部制造工艺;三是为其他芯片厂商提供全新的代工服务。

“新”包括系列制程和封装技术,支持 x86、ARM 和 RISC-V 生态系统的生产,支持行业标准设计工具(EDA 工具)和工作流。客户可以使用行业标准工艺开发套件(PDK)来设计芯片,并交给英特尔制造。

不过,这对长期以来使用定制工具设计和制造自家处理器英特尔而言,转变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周期。

与英特尔不同的是,GF 从 AMD 剥离之后一直都是作为晶圆厂为其他人代工,尽管制程不是世界一流,但其累积的代工经验有益于英特尔加速代工业务的发展。

前 ARM 中国区服务器与生态系统市场总监邵巍博士表示,英特尔之前一直是工厂自用,而 IDM 2.0 要做代工服务,服务内部和服务产业完全是两个商业逻辑和思路,英特尔收购 GF,可以加速代工业务的发展。

邵巍认为服务内部和服务产业的逻辑差别主要体现为四个方面,即英特尔从自用工厂转为代工业务面临四个方面的挑战:

信任度问题。代工厂可以看见芯片公司的设计、出货量、非常精细的出货节奏,甚至是超级机密的数字,透露给任何一家大半导体公司都很危险。这也是台积电只做代工模式的原因,客户信任度高。

工具交付问题。服务公司内部的团队和工具可以一边做一边设计打磨,而服务产业与客户配合度不如服务内部顺畅。英特尔的后端工具涉及专利技术,开放与不开放,对客户来说都是问题。

IP。代工厂需要提供很多 IP 给设计公司,英特尔的 IP 价格昂贵,会影响代工业务收入。

供货优先级。当英特尔自己的芯片与同类型高端芯片争夺产能问题时,供货紧张的情况下,英特尔是否会故意不给客户供货,以及让自家的芯片产品获利。

“现在产能吃紧,尽快把产能放到自己碗里,是对台积电的削弱。”邵巍补充到。

英特尔花 300 亿美元收购 GF,如果交易达成,对 GF 来说或许是“起死回生”的转机,对英特尔来说是加速代工业务发展的有力武器。

随机推荐